未来的药品

作者:本网编辑 文章来源:PHT《制药业》 点击数:16 发布时间:2019-02-20
未来的药品

VDMA趋势分析得出的结论是:固体药品领域中未来的个体化医疗是个性化药品发展的未来——个性化医疗正在深刻的改变全球医疗保健体系。这不仅适用于当今癌症的常规治疗,而且也适用于整个药物治疗和所有的剂型。对于制药工程来讲,这不仅改变了对药品生产和药品包装的要求,而且也改变了药品客户群的结构和市场规则。
文/ Peter Golz博士,Morten Schlothauer

微信截图_20190305100830.png

新的疾病诊断技术和基于数据的治疗可能性以及不断发展的制药技术相结合能够开辟新的综合性商业模式,从而在药品生产和供应方面带来颠覆性的创新,尤其是在固体药物领域中。本文介绍了几种未来可能出现的场景。
但目前还不清楚谁将是这一变革的推动者:是现有的制药工业企业、创新性创业企业还是硅谷的科技巨头。不清楚的还有:它是否会替代保健领域中的合作伙伴,个性化药品是否会在固体药品市场中占据明显的市场份额。

未来愿景:2032年去看病的情形
两周前,Morten Schlothauer先生庆祝了他人生70岁的生日。今天,2032年1月8日他与长期以来一直关怀备至的家庭医生Golz博士预约了上门服务的看病时间。尽管Schlothauer先生身体仍然健康,完全能够生活自理,但他和大多数同龄人一样患有一些典型的慢性病,在合理用药的情况下而没有因慢性病而妨碍他的生活。
他每天按时服用的药物有一下八种:
2 x 500 mg盐酸二甲双胍和10 mg达格列净治疗II型糖尿病引起的轻度肥胖;
0.5 mg 度他雄胺和0.4 mg盐酸坦索罗辛用于良性前列腺增生;
100 mg阿司匹林用于轻度动脉硬化;
6.94 mg苯磺酸氨氯地平作为降血压药剂;
40 mg辛伐他汀降低胆固醇;
0.05 mg左旋甲状腺素治疗轻度甲状腺功能减退症。
有些药品的服用和定量要严格控制、并根据当前的生产情况及时的进行调整;因为这些药物存在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情况,例如:
左旋甲状腺素可能会干扰二甲双胍的作用,导致血糖水平升高。
氨氯地平可能会增加辛伐他汀肌肉疼痛和肌肉无力的副作用。
在他的生日聚会上,Schlothauer先生打破了长期以来遵守的营养饮食的习惯,忽略了自己的健身计划。但Morten Schlothauer先生并不担心这些事情。
医疗保险公司给他的健康和保健智能手机应用程序能够对他生活和健康的日常数据不间断的进行监测,在他血糖水平略有升高、在他未能达到预定的运动目标时及时告知Golz博士,并在手机日历中给出提示。
Schlothauer先生的健康数据有下列不同来源:
通过微小的自粘式传感器测量血糖,传感器通过毛囊从细胞液中吸取葡萄糖;
动脉中植入的微小血压计检测血压;
健康手表负责采集Schlothauer先生的脉搏,睡眠和运动数据,并将收集到的数据与其它护理数据综合到一起;
另外,Morten Schlothauer先生每天还补充输入他自己感觉到的健康状况感官数据。
如果他两天前忘了早上服药,智能手机就会“报警”提醒他及时服药。他的健康手表也能记录下这种补服药品的情况。
在他预约就诊之前,所有的健康数据都已经自动上传到Morten Schlothauer先生的家庭医生有权访问的云健康记录中了。医生在自己的诊所中这些数据都可以通过小血象图对C反应蛋白的检测结果给予补充;四分钟后检测分析仪就能完成云中数据的分析结果。
Golz博士匿名的将Schlothauer先生的健康数据发送到德国法定健康保险的Dr.Generic的智能化医疗系统中。这一由谷歌下属子公司开发的系统很好的遵守了欧洲有关隐私的法律法规。在就Schlothauer先生主观健康状况评估进行了简单而又深入的讨论之后,Dr.Generic就会向Golz博士提出三点治疗建议:加强运动、增加营养和适当的调整药物。
Golz博士与Schlothauer先生讨论各种不同的选择。双方都同意未来几个月的个人健康计划。Golz博士调整了服用药品的计量,制定了当前的服药方案和处方。
根据Schlothauer先生的授权,本地药店的药剂师从云中调出电子处方和服药规定;从药理学的角度核查处方和服药规定,并在萨克森州中心药店订购了以周为单位的个性化药品以及便于患者服药的包装方式。该中心药店对法兰克福周边180家药店提供支持和服务,为各种疾病的患者提高个性化的药品。
五年前,Morten Schlothauer先生每天还服药八种不同的药片和胶囊;由于种类繁多,偶尔也会混淆、服错了药。如今,现代化的技术使Schlothauer先生每天服药的种类减少到了两种。另外,这两种药物还都含有谷粒大小的传感器:即数字化药丸;它们与胃酸接触后会发生反应,将服药时间信息发送给健康手表。在过去的几年里,患者按时服药的依从性明显的提高了。

患者特异性药品的生产
具有药品生产能力的萨克森州中心药店有两种生产个别患者所需个性化药品的技术:第一种技术就是将含有一定剂量的微丸用糖衣包裹起来、由这层糖衣控制着生物药利用率,制成明胶胶囊。按照这一技术可以将大约2 027种不同的单一成品药按照不同的药品成分要求组成一颗药丸,包装在以周为单位的塑封包装中。医生要求的服药剂量对应于以前成品药的标准剂量。
不同的微丸是仿制药生产厂家允许生产的非专利药,由仿制药生产厂商与付款人按照签订的药品折扣协议组织生产,以盒、筒的方式供货。在第二种方法中,药物活性成分的计量有主管医师不受任何限制的自行确定。根据药物配方,计算机软件会计算出聚合物的数字化微丸模型;也确定了药丸内胆的尺寸形状。用3D打印机打印出聚合物,将规定的药物活性成分充填到药丸内胆中,并用打印的聚合物外膜套住药丸内胆、制成片剂。这种个性化的药品生产只受医师处方的规定限制,不需要批准。
这两种不同的个性化药品生产都要在GMP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的条件下、在具有药品生产专业技术知识的监管人员监督下进行。整个生产过程都要在合适的传感检测技术的帮助下得到监控并以电子文档的方式记录下来。
发出订单之后最迟24 h之后,Schlothauer先生就能够收到药品,在家中服用一周的药品了。
年底,Schlothauer先生和他的妻子高高兴兴地收到了一张健康保险公司寄来的,邀请夫妇二人参加“DR.Deneric健康计划”活动的健康周末奖券。
Golz博士,Schlothauer先生的家庭医生也对得到了健康保险公司的奖金而感到高兴。他被40名健康保险的参与者视为健康教练,并以匿名的方式将他们的健康数据提供给2021年成立的欧洲卫生技术评估机构EHTAI参与药品、医疗产品的进行科学评估。近年来,欧洲卫生技术评估机构EHTAI成功的建立了基于“真实全球证据”的健康数据库:
更好地了解药物的相互作用并公布合适的药物指南,
既使在获得批准后,也能持续,高效,准确地监测药品的治疗效益,并做出相应的反应,
不是按照人口平均数为主导,而是按照个性化患者为主导来评判药物的生物利用率和剂量,
显著改善临床试验受试者的选择标准,
将欧盟内因缺乏患者依从性而带来的系统成本每年降低了数十亿欧元。

微信截图_20190305100842.png

2032年的愿景能实现多少?
今天的Morten Schlothauer先生和Golz博士第2032年的愿景世界是非常陌生的;但许许多多的发展都代表了这样的愿景或者类似的场合:
愿景中所描述的技术已经存在,技术发展将继续加速。
基于数据的医学作为综合患者护理的基石正在崛起。
制药行业多年来一直专注于个性化医疗,并已建立了肿瘤学的标准。
最后,经济基础也代表了我们对2032年的愿景:
仅德国65岁以上患者的多用途药物市场就达66亿欧元,而欧洲,日本和美国则为1 180亿欧元。
仅在美国就因患者依从性问题,即不能按照医嘱按时服药就导致每年100亿至2 900亿美元的系统性成本,估计每年因此而死亡的人数大约有125,000人。
不久前,谁将是实现既定目标的推动者这一问题也有了令人感兴趣的答复:
今年1月,亚马逊,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和摩根大通宣布,他们正在为筹措为超过一百万名的企业员工建立一家医疗保健服务商。
苹果公司计划今年春季开设两家医疗中心,在这两家医疗中心里为企业的员工的健康检查身体。

这一远景规划对机床设备制造商的意义
所述远景规划中到底有多大的成分可以变成现实?目前还很难预测。在接下来的十年到十五年时间里,作者估计能够实现大约20%,包含了制药企业和供应商企业的价值增值链。
用于生产固体个性化药品的柔性制药设备的最小批量数为一台。利用逐层制造技术可以一层层的制造出固体片剂或者一颗颗微丸胶囊。最终哪一种技术能够获胜,还必须有种种技术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就像在摄像机和智能手机领域中一样:最终只有少数几种技术平台能够占据上风。在此基础上将会发展出一种新的系统业务:包含了从药物有效成分生产到物流运输直至最终成为个性化药品全过程的业务系统。
目前还不好预测未来的药品和药品包装是什么样的:是在新的药品生产企业、新的药品调制中心或者分散在各处的本地药店中完成的吗?同样不清楚的还有:这些中心属于谁?属于制药企业?药店协会?付款人?或者来自数字化世界全新的市场参与者?
在这样的愿景发展中,德国面临着落伍的风险。市场参与者常常要面对僵化的联邦机构,小心翼翼的保护着祖先遗留下来的特权。但仍有许多获胜的机会:
医生作为治疗师和医疗人员的作用将得到进一步加强。
付款人可以增加每种药物的医疗效益,甚至可以节省成本。与今天的成品药的大规模生产相比,单独生产的个性化药物的单位成本更高。但是,较低的成本可能会明显地补偿额外成本带来的损失。
当地药剂师可能会处于发展的最前沿,提高患者生存率和提高医疗服务水平,而不是被附属于药品调制中心的海外邮购药房完全取代。
在受到数字医疗公司和药品调制中心的挑战之前国内制药行业将有机会开发新业务。
基于数字化的医疗保健改善了当前的医疗保健,但至少在个人数据的保护和使用方面有着巨大的风险。必须仔细的权衡利弊。●